注册 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小说 >  第一章校长,我啥也没看见

第一章校长,我啥也没看见

作者:倚槛听风

人气:58113

时间:2021-12-05

二十一世纪,在地球的黄海之滨,有一座历史悠久的港城,这里风景秀丽,人杰地灵。在水道纵横、白帆点点的海边坐落着一所中学,二十五岁的谢听风就是这所学校的青年语文教师。和千千万万所学校的教师一样,谢听风每天闻鸡而起,日落而息,备课、上课、辅导学生、批改作业,生活单调而充实。又到周末了,放学前,学校里的几个死党黎明、陆群、商兴旺、张勇、刘等像往常一样约谢听风晚上到小饭馆小聚。他们这几个人年轻,精力充沛,且臭味相投,平时十分要好。每个星期五的晚上都要到小饭馆炒几个下酒菜,喝上四两半斤,然后打上几圈麻将,谁赢了,下个星期的周末就由谁请客,喝完酒后继续搓麻。一边推杯换盏,一边讲着学校里的趣事。每人几两酒下肚,话匣子就打开了。平时在学校讲究为人师表,在学生面前一本正经,也只有现在才可以回归本性。这是否就是人们常说的“白天教授,晚上禽兽”了?不知不觉,话题扯到了学校年轻女教师的身上。商兴旺用筷子夹起一个带馅的白色发面窝头,放在眼镜片前细细端详,咂巴着嘴说:“哥几个,你们说,我们学校女教师谁最胸猛?”谢听风:“张翠翠,波涛胸涌。”黎明:“陆青青,山峦起伏。”陆群:“陈红云,无限风光在险峰。”张勇:“李凤妮,艳艳波光耀眼明。商兴旺看了几人一眼说:“切,你们几个人啥眼神?和王杏芳相比,你们说的那几个不过是旺仔小馒头。”听了商兴旺的话,谢听风的眼前不由自主浮现出一个俏佳人的模样:柳叶弯眉丹凤眼,樱桃小口一点点。玲珑妩媚万人迷,前凸后翘靓瞎眼。她是从外校调入只有一年的新人,据说是从乡下的某所学校来的,结婚两年,育有一子,孩子平时由婆婆带在乡下。王杏芳虽然貌美如花,但平时就像一个女神,清冷的气息让人不敢接近。尤其是她特一本正经,从不和别人开玩笑,给人的感觉就是冰清玉洁,不苟言笑,为人正派,生活严谨。喝着酒,几人的话题都集中在了王杏芳身上。几个男人越谈眼睛越放光,尤其是陆群,两只放着绿光的眼球几乎贴在了近视眼镜的镜片上,一脸猥琐的说:“这样的女人,如果能压在胯下……这辈子嘿嘿……”黎明顺手一巴掌轻打在陆群的后脑勺上,说:“别做你的春秋大梦了,这样的尤物不知道是给谁准备的,”接着,他压低嗓门说,“据可靠消息,她从乡下调入我校,走的是我们李校长的路子……嘿嘿嘿……”说完,黎明一脸的莫测高深。几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大家都是人民教师,脑子活络,却又心照不宣。谢听风知道几个哥们的意思,但打死他也不相信,这样冰清玉洁的女人能和学校那五十多岁一脸猥琐的李校长之间能有什么故事。喝完酒后,张勇、刘等几个人有事情要回家,剩下的四个人晃晃悠悠走出饭馆。按照惯例,到陆群家里搓麻将。你打一枪,他放一炮,互有输赢。不知不觉,已是深夜十二点,这是每次约定的时间,到了十二点,不论输赢,都要一拍两散,回家睡觉。大家都有些疲乏了,谢听风和商兴旺起身伸了伸懒腰就要回家。黎明忙拦住两人说:“哥几个,我丈母娘一家昨天来了,住在我家,现在我回去没有地方睡觉,你们陪我玩到天亮吧,天亮后,早餐算我的,我请你们去小吃部吃小笼包子,你们看可好?”三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对黎明的理由嗤之以鼻。谁不知道你小子是个出名的“气管严”呀,超过十二点回家,老婆大人就会反锁大门,任凭你喊破喉咙,她也不会起来开门。习惯了以后,黎明每次深夜回家就不做无用功了,与其自找难看,还不如翻墙而入,进不了正屋,就在厢房里呆着,洗洗衣服,拖拖地,等天亮时再做好饭,等着老婆大人醒来。知道黎明的难处,情面难却,商兴旺说:“看在好兄弟的份上,这个忙我帮了。谁还能没个难处啊,哥几个就舍命陪君子吧。不过,明早的小笼包子……”“没问题,没问题,包在小弟身上。”黎明忙着应承下来。一直鏖战到凌晨四点,四个人哈气连天,眼皮沉重,再也熬不下去了。谢听风说:“小笼包子好吃,但罪难受,谁想吃就陪着吧,我要回去睡会儿,不行了,困死了。”说完,不等三人阻拦,就跑出了门外。因为坐了一夜太疲劳,谢听风感觉身体都站不直,佝偻着身子步行在回家的路上。黎明前是最黑暗的时候,缓缓而来的风吹在身上,即便是夏天,也凉飕飕的。谢听风的家离学校不过一里多路,从陆群家出来要经过学校后面的宿舍区才能到家。黎明时分,正是人们睡得最香甜的时候。周末了,住校的教师们都回家了吧?王杏芳也回家了吧?不知怎么了,谢听风的脑子里竟然想到了王杏芳,想到了那个犹如月中仙子一样清冷的王杏芳,她该回家陪老公和孩子了吧?怎么会突然想起她呢?是自己对她有好感,亦或是喜欢她?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这样的女人就像是一朵莲花出淤泥而不染,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还记得有一次,他在王杏芳的办公室舌灿莲花绘声绘色地讲了一个有滋有味的笑话,男教师们笑得流泪,女教师们花枝乱颤,自己颇为得意的时候,可王杏芳却一茶杯水泼在地上,不屑一顾地说了一句“庸俗”,让谢听风自惭形秽了半天。谢听风摇了摇头,觉得一辈子也不会和这样的女人有交集,芳姐是女神一枚,风哥是俗人一个,俗人一个啊。东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夏天天亮得快,已经模模糊糊能看清楚人了。不知不觉,来到了王杏芳住的宿舍的前面,谢听风仿佛想用一双黑夜的眼睛去发现光明似的瞅了瞅黑魆魆的门,等待着奇迹的出现。女神没有回家吧?要是女神这时候出来上个厕所什么的……刚想到这,谢听风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为自己有这样猥琐的想法而鄙视自己。正在这时,轻轻的拨动门栓的声音突然传来,谢听风吓了一跳,像做贼似的隐到了行道树的后面,眼睛一眨不眨的紧盯着王杏芳宿舍的大门。门只开了半边,从里面探出的不是那张千娇百媚的脸,而是一张五十多岁的男人的脸。这张猥琐的令人生厌的脸,谢听风太熟悉了,因为每天都要看n遍。你刚下课,正端着茶水润润嗓子的时候这张脸的主人出现了,一脸严肃地说你不好好钻研教材,在办公室里发呆;当你在学校的花坛里拔草劳动,因为疲劳,站起身捶捶腰的时候,这张脸扭曲着说不好好干,完不成任务放学后接着干;当你在几所学校期终联考中所教学科没有拿到第一名时,这张脸的主人又出现了,拍着桌子,面目狰狞地说你摸摸良心想一想,对得起每个月的工资吗?……这张脸在那些场合出现都是正常的啊,可此时为什么会出现在此地?谢听风仿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我擦!我擦擦眼!李校长,敬爱的李校长,是你吗?此时的李校长鬼鬼祟祟的闪身出了门外,东张西望侦察了一会儿,见一片安静四下无人,才转过身一脸温情地看着门里。门里露出一张颠倒众生的脸,年轻、妩媚,似乎还带着昨夜的潮红。她秀发散乱,双眼迷离。穿着宽松的睡衣,上面酥胸半露,下面芳草萋萋。年方二十五岁还未尽人事的谢听风不由得血脉喷张,口干舌燥。我擦!我擦擦眼!这就是平时那冰清玉洁,高高在上,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女神?什么时候老男人变得这么吃香了?什么时候女人们这么变通了?奇怪,奇怪,真奇怪,老牛吃嫩草,大姑娘偏把老男人爱。眼前的一切,颠覆了谢听风的认知,以致忘了抽身而退。李校长盯着眼前的尤物,一把揽在怀里,在王杏芳的身上揉揉捏捏,扣扣摸摸,意犹未尽。王杏芳轻轻推开李校长,说:”行了,别被人看见,我们来日方长。”李校长只好说:“乖,今晚等着我,我一定让你欲仙欲死。”说完,看着被折腾一夜的王杏芳关上大门,又进屋睡觉去了,他才恋恋不舍的做了一个飞吻,挥挥手走开。谢听风从行道树后蹑手蹑脚刚准备离开,李校长已经来到了路上,一转头猛然看见了他。谢听风一脸尴尬地对着李校长点点头说:“校长早上好!”李校长说:“咦,你怎么在这里?来了多长时间了?”谢听风一紧张,脱口而出:“李校长,我啥也没看见。”说完,就像躲避瘟疫似的,撒腿就走。
<<上一页 下一页>> 回目录
书评区:
灰衣倾向
司马炎一行,余之此崔家弟子何终是已不用思之。
朽末
黑莲道人直明,自欲格杀之则黑帝,而最难者黑帝后藏三圣域,
酒酒浅歌
必欲一法具伏诛之耳,第四火皇幸曰,以我之实,欲决其皆无病,
会狼叫的猪
其在动手之时苏信亦动矣,且直指苏家之见为家主苏明礼。
慕容梨落
然须臾之,薛源乃见,此黑衣男子似去来则数招剑招,手非两银剑外,
幻镜真人
大小雷音普化,大光明普度雷音,大自在超然雷音,大五行诛魔雷音,
拉风的树
青道:吾有此成,若谓陛下无益也。
晨星LL
此可谓不!那孙悟空云是大闹天妖城,今又在我斗战神山立了脚,
月下高歌
百炼精钢、千斤紫铜等,虽能成法,而不能受天罡地煞,不能成宝也。
叙旧事
然楚天而立笑视其旗笑曰,此旗真有甚?
右断手
本谋使野心之袁虹蹈青云,灭诛仙剑阵,抽青之气,而不思为之则多,
您好,请登录!   免费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