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小说 >  六年

六年

作者:云野娜瑒

人气:60489

时间:2022-01-28

默默无闻地,便过去了。佴钤殃已经是十三岁芳龄,出落得越发动人。只是她寡言,性子冷,成天都将自己关在房间里,除了某些不得不出面的大事,例如庆年典礼,王的诞辰之类的,她几乎不出门。常年不见阳光,使得她肌肤白皙得惹人艳羡,泛出几近透明的光泽,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青年的女子,总爱凑在一起闲聊八卦,这便谈论着那闭门不出的冰雪美娇人,想起她与那日渐丰神俊朗的三王子殿下似乎有过一段风流韵事。好奇心是有的,只是不敢当面问当事人,于是这事的真假便不得而知了。不仅因为等级低位,还因为那不知让人如何面对的性子。嗯,这一点,两人到挺般配。门内女子,倒也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她们的闲谈她自是知的,但也只是一笑带过,未曾放在心上。了,他果然更加惹人注目,身边一定不缺美人相伴。那般优秀的男子,怎能叫她心不乱。但读尽群书,她也是明白人,自不会去主动招惹他。两人之间的差异,大着呢。一见钟情罢了,也不是很要紧的事。心心念念着,只是自寻烦恼。再者,两人平日也没有多少接触,只是公事公办,这感情,也淡了吧。忽然心念一动,她倏然推开面前明窗,深吸一口气,便跳出窗外,直走向那灵殿中央的镜明湖泊。或许真是闷坏了,她现在只想着要跑出去,好好感受一下蓝天白云、碧湖绿草的清新自然。只不过刚跑出两步,便听见身后传来一清脆玲珑一般的女声:“佴佴(奈奈)!等等我!”一回头,竟是个生面孔。不过那一声“佴佴”,应该是在叫她吧,毕竟其他人的名字里没有这个音。佴钤殃迟疑了一会儿:“你是……”“九霜。”追上来的女孩子脆生生地答道,“九霜・克兰蒂米。我是新来的,初级见习灵女。佴佴,我和你一起走吧,我正好也要去见个人,应该是顺路的。”她无言,对这个忽然冒出来的清爽清甜自来熟的女孩无端生出一丝好感,便点点头,迈开了步子,步下生风。九霜面带浅笑,热情开朗地喋喋不休:“我要去找我大哥,他是和我一起来的,不过我被派到了灵殿做一名普通的灵女,而他却……哼哼,不公平嘛!肯定是那些爱慕我大哥的女子们偏心,所以着急着把我支开,好陪伴美男。好在是可惜啦,他是个不近女色的君子,这一点我倒很是赞赏,虽然连我也不能近他身,他那不讨人喜的脾气……可是我还是很担心,天界的美女姐姐数不胜数,指不定就有哪一个硬是闯入了大哥的心房――唔,就像佴佴你这样的,美人胚子,再过个几年一定惊艳四方,想追你的人从门口排到顾陵梓园(天界最尽头)毫不夸张!我觉得呐……”话说到这,九霜忽然截住了话头,呆愣住了,随即只身便扑过去:“大哥~”步子已停在湖畔,那两道颀长风雅的身影比肩而立。其中一人一头湖蓝青丝,不羁地披散开来,随风微动出一丝柔美质感,然而发下欲掩的那傲人修长的完美身躯,却给人一种刚毅之风,令人不觉联想到他那一双如鹰一般锐利。毫不修饰的眸子,似乎可以直接洞穿所注视的人的心脏,眼神中却毫无退却之意。另一人一头传统的黑发,隐隐透出深褐色来,同样是英气逼人,睥睨天下的君王气质高傲肃然,却似乎有意削弱这一锐意,更像是一文雅书生,身材略显瘦弱,但隐隐的肌肉线条不经意间被剪裁得体的传统礼服勾勒出来,好不迷人。凝视这两道身影,竟不想再挪动步子,竟想让时光就此静止,定格,不染纤尘,好一番超脱世外的绝美。只是一道娇小的身影猛然扑向那湖蓝青丝的君子,一下子静态美被打破,添了些动感的微微戏谑,倒也是另一番美感。佴钤殃勾唇无奈一笑,便也迈步向前,轻声向两位大人物打招呼:“王子殿下安好,一冬圣使安好。”一冬,湖蓝色长发的君子,不回头则已,一回头,妖孽众生。他早便察觉她们到来,因为九霜毫不掩饰的大声喧哗。所以只是轻轻往旁边一闪,便躲过了那突袭,冷眸含笑地打量着狼狈扑倒在地的小女子,不客气地开口讽刺:“怎么,太过想念暮笙,忍不住想一亲芳泽了?我犹记初时在暮笙,你似乎便日日如此。那时也无妨,只是现在身处天界,你,最好离我远点。”九霜窘迫得一张小脸红白相间,不快地从地上爬起,一抓发上的乱草便撒娇似的向他扔去:“才不!死也要粘着你,我的好大哥。”身后被九霜无视的俊朗君子抬起手来,不轻不重的落到她的头上,细心地替她拨开剩余的乱草,轻柔理顺,似乎在自言自语:“唔,倒是有几分可爱,只是难为一冬了。”见到王子对九霜亲昵的举动,被全体无视的佴钤殃不满了,又轻轻喊道:“王子殿下……”“怎么了?”他放下手,神情自然地侧首疑惑询问,而后又蹙额:“咦?你不是传言从不出门的圣灵女佴钤殃・斯波卡莉吗?今天却见到了,真是难得。”佴钤殃语塞,不知如何作应,只是觉得他对九霜毫无芥蒂的亲近似乎不妥,而且那跟她说话的语气似乎和以前不同,好像他们之前从未有过交集。莫非,仅仅几年间,他便将她给忘了?也对,她不是什么起眼的角色,一直低调行事,也没有大的作为。但心里不甘呐。他是第一个对自己好的人,已在她心中烙印,不可磨灭,于是她便开口了:“索尔维特,你的病,已经痊愈了吗?这湖畔时常起风,就算已好,身子也比较虚弱,还是请尽快回殿吧。”面前的少年愣了一秒,随即温雅浅笑,向她一招手,抬步便走:“佴钤殃,你倒是很关心我。”佴钤殃不由自主的跟上前,面颊微红,含糊道:“听道途说罢了。”实际上她每天都有尽力地收集关于他的信息,折让她心里满满的,不会空虚。所以独处房间,也自得其乐,傻呵呵地思念着他,真正面对的时候又不知所措了。王子舒眉一展,又不经意地问:“可我生过病的事情,只有几位贴身照料我的仆人才知。你……”“索尔维特,你的事,我都有留意过。毕竟,你帮过我,我很感激你。”若不是当初他的坚持,怕是她现在已经不在这里,到了不知何处去流浪了吧。总之处境会极其糟糕,不可能会像现在这样体面风光。“是这样……”他若有所思,随即又一脸倦意,“承你好意,我决定回宫小睡。这久病的体质呐……和一冬说一声,免得说我怠慢了。告辞。”一阵清风拂面,发微乱,连忙拨开时,步止,他的身影已在几十步开外,可望不可即。莫名的有些惆怅,她又呆愣愣地站了一会,心里仿佛有些懊悔,又细想没错,也只好回头,不想了吧。失神着,一个青丝微乱的灵动女孩,冷不丁地调到面前,做着怪异又滑稽的鬼脸,真叫人担心会不会伤了那俏丽面容:“佴佴,你有心事哦!”佴钤殃猝不及防,下意识的后退两步,脸色才由惨白恢复少许红润,嗔怪道:“九霜,你居然吓我!”“活跃一下气氛嘛!你看那张死人脸,冷冰冰的,湖里的几尾小鱼都要冻僵了呢!”九霜恢复原貌,很不满地指着湖畔那美男子身影说道。不由得她多想,九霜已经拉着她的手,跑向清湖,九霜想着,佴钤殃好歹也是算身份高的,一冬总该赏个脸,温和一点吧?可怜佴钤殃还未曾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人已经控制不住的冲向那似乎毫无防备的人――“啊!”“扑通”一声,水花四溅,湖中的小鱼急忙游开,让位给新来的人。只见浅墨似金的一头长发在水中肆意的散开,犹如海藻,却离水面越来越远,毫无阻碍的下沉。然而那双浅粉樱瞳却瞪圆了,双手徒劳的挣扎着。水灌进她的口鼻,像是要和她体内的灵血欢快相融,便更加使劲的将她往湖底拖去。看不见了,只听见心脏脆弱的“扑通”、“扑通”,她不想死,可是水无情,湖深,已失去最后一丝力气,沉沉的合了眼帘,静,默了。湖上,九霜吃惊地捂着小嘴,望向依旧淡漠如世外之人的一冬,结结巴巴地说:“我是不是,又闯祸了?大,大哥,我不是故意的,快,快救人呀!我也不会游泳……”一冬淡淡地瞄了一眼湖内,转身便走,急得九霜又扑上前来,总算是揽住了他的腰身,苦苦哀求:“大哥,我错了,我不该捉弄你的,就当做是帮我,救救佴佴吧,没时间再拖了。大哥,求求你,让我做什么都行,你一定要救她,好不好嘛大哥――”“站一边去!”一冬俊脸一沉,迅速挣脱开她的双臂,朗声严肃道:“你听好,这是最后一次帮你,记住你说过的话。”如小鸡啄米,连忙点头:“记着呢!大哥最好了,拜托了!”一冬看也没看,扬手一挥,一股巨力便将沉在湖底的人儿猛然拉出水面,扔到九霜怀里。佴钤殃咳出一大口水,双眸紧闭,仍是昏迷着。九霜手足无措的抱着她,娇小的身子不堪重负,堪堪倒在地上,慌乱的喊着抬腿便走的人:“一冬大哥,别走呀,别丢下我!”“人已经救了,剩下的事归你了。”一会儿工夫,影都见不着了,空留她一人坐倒在地上,扶着昏迷不醒的佴钤殃,欲哭无泪。
<<上一页 下一页>> 回目录
书评区:
狐哥耶
随人之有,四众皆寂寂矣,人之一心,即刘大彪痴矣,白小纯复何可恶,
橙子不冰
逸哥,吾善,若不尔者。王芸燕虽然,而心则甚暖兮。
婉言
丁元翔祖,与于同尧是一辈,秩稍差一,虽夙昔之遂卒矣,而子承业,
爱吃糖虫子
一时之间,神人喊打。(未终待续。)
君子有为
若腹不小,不过,高得有力。君不见矣,汝尚不入六门,
北冥无墟
此..阴阳祖、画、五祖之愕矣。
落地丘果
连大之旱,商不能广溉,但保少处之农。而商有一善也——宫!
浮梦流年
信天翁点头道:他事可缓,而莲一事,须得早图,
春蚕破茧
甚至前,东海也,苏庭突出阳神,似亦极远者矣。
落雪煮茶
众人先是一愣,等回过神来,,纷纷向瀛岳目。
快喝热水
不过,似此一头黑猩猩似又聪耳。
您好,请登录!   免费注册

我怎么当上了皇帝 无限科技强化 龙国军魂 白夜冷光 星际大头条 星际的战神 镇阴人